当前位置:山西新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敢大闹怡红院,赵姨娘哪里来的胆子?
红楼梦中敢大闹怡红院,赵姨娘哪里来的胆子?
2022-08-09

赵姨娘是贾政之妾,贾环和贾探春的生母。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曹雪芹笔下写了不少的人物,他对这些人物很少用自己鲜明的观点去评价,好人也有缺点,坏人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有赵姨娘是个例外。

赵姨娘因为在贾政屋里熬油似的当侍妾这么多年,还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心里早已扭曲。她一点小事,也会想到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也会大闹一场,芳官送贾环茉莉粉这件事就是最好的例子。

赵姨娘便说:”有好的给你?谁叫你要去了?怎怨他们耍你!依我,拿了去照脸摔给她去,趁着这会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惊,也算是报仇。莫不是两个月之后,还找出这个碴儿来问你不成?便问你,你也有话说。宝玉是哥哥,不敢冲撞他罢了。难道他屋里的猫儿狗儿也不敢去问问不成?“贾环听说,便低了头。彩云忙说:”这又何苦生事!不管怎样,忍耐些罢了。“赵姨娘道:”你快休管,横竖与你无干。乘着抓住了理,骂她那些浪淫妇们一顿,也是好的。“

原本芳官也是因为蔷薇硝没有了,才送了贾环茉莉粉,不曾想赵姨娘看到以后,立即就联想到了这些奴才看人下菜,没有把贾环这个庶出的少爷放在眼里,不尊重贾环,也就是不尊重她。

如此一来,赵姨娘觉得受了奇耻大辱,她要到怡红院去找芳官算账,开始她是没有底气的,被儿子贾环用激将法激了一下就跑去了大观园。

好巧不巧,赵姨娘偏偏在大观园里遇到了爱挑拨事端的夏婆子,听赵姨娘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夏婆子立即凑了上去,开始挑拨赵姨娘手撕芳官,替自己出气。

夏婆子道:“我的奶奶,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打死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都不是正头货,得罪了她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帮助作证据。你老把威风抖一抖,以后也好争别地理。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赵姨娘听了这话,益发有理,便说:“烧纸的事不知道,你却细细地告诉我。”夏婆子便将前事一一地说了出来。又说:“你只管说去。倘或闹起来,还有我们帮着你呢。”赵姨娘听了,越发得了意,仗着胆子,便径到了怡红院中。

这个赵姨娘原本还底气不足,在夏婆子的挑拨下,越发得了意,仗着胆子去了怡红院闹事。其实,让赵姨娘越发得意的不仅仅是抓到了芳官等人的把柄,而是夏婆子对她说的一番恭维的话。

赵姨娘因为自己半奴半主的姨娘身份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心里一直很生气,听夏婆子说如今贾政这一房里,除了王夫人这个太太外,就是自己了。今天如果自己借这件事立威,以后府里的小丫头和婆子,谁还敢看不起她。

再加上夏婆子在一旁给她打气加油,还说要帮她作证,让赵姨娘抖抖威风。这可让赵姨娘得意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地位和尊重,马上就要实现了,她再也想不到其他,立即冲进怡红院大骂芳官。

赵姨娘也不答话,走上来,便将粉朝着芳官脸上撒来,指着芳官骂道:“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我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高贵些,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宝玉要给东西,你拦在头里,莫不是要了你的了?拿这个哄他,你只当他不认得呢!好不好,他们是手足,都是一样的主子,哪里有你小看他的!”

不能不说赵姨娘骂人很厉害,以主子的姿态居高临下去骂一个小戏子,也只有赵姨娘能做出这样有失身份的荒唐事。在探春眼里,像芳官这样的小戏子就是一件玩意,喜欢了就看,不喜欢了丢在一边就行,没有必要与她们大呼小叫,让人看见了有失身份。

可赵姨娘此刻已经顾不得这些了,她迫切想要在府里立威,想要找到尊重和地位,于是就不顾身份地在怡红院手撕芳官,结果十二个小戏子都一起来怡红院大战赵姨娘,弄得赵姨娘狼狈不堪。

开始的时候晴雯说了一句话,趁乱为王,这四个字既点出了赵姨娘的不尊重,又点出了她对赵姨娘的态度。连丫头都瞧不起的赵姨娘,竟然真的以为自己是主子了,她与十二个小戏子撕打的时候,那个挑唆她的夏婆子不仅没有来帮忙,还站在一边看笑话,这才是对赵姨娘最大的讽刺。

看到赵姨娘如此狼狈,真正心疼和痛心的是探春,她觉得赵姨娘太不自重了,与一群小戏子撕打,传出去不仅有失身份,还会成为府里的笑话。探春劝她安生一些,不要做这些自己不尊重,失了体统的事,还拿周姨娘当例子来劝赵姨娘安分守己。

赵姨娘或许也想不到自己会弄得如此狼狈不堪,心里也生气,但被女儿探春一席话说得哑口无言,只能回房去了。这个时候探春虽然生气,但也十分理智,她马上派人去查是谁挑唆赵姨娘如此闹事,她身边的官马上说出了夏婆子,但探春只是答应并未理会,她认为艾官与芳官都是一起的,自然会互相照应,说出的话未必真实。

其实,探春这次想错了,还真是夏婆子挑唆了她的生母赵姨娘跑到怡红院闹事,如果不是夏婆子的挑唆,赵姨娘也没有那么大的担子敢跑到怡红院里手撕芳官,正是夏婆子的一番话给了她大闹怡红院的勇气。

接下来这个公案还没有结束,探春的随口一问,又让这件事起了波澜,原来夏婆子的外孙女蝉姐儿也是探春部门里的小丫头,探春的大丫环翠墨就把这件事告诉了蝉姐儿,让她提醒夏婆子要当心。谁知蝉姐儿在后厨柳嫂子这里又碰到了芳官,并遭到了她的奚落,夏婆子和芳官的梁子这次算是彻底结下了,也为芳官后来被撵埋下了伏笔。

只是赵姨娘不该对自己不尊重,听信夏婆子的挑唆,跑到怡红院大闹,不仅自己颜面尽失,还遭到了女儿探春的数落。其实,夏婆子的挑唆并不高明,只是赵姨娘刚好需要这样的一个来自身份的尊重和认同,就瞬间觉得自己是主子了,要立威给这些奴才看看,岂不知她自己就是一个笑话,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还妄想成为主子,才惹出了这场闹剧。

读这一段的时候,觉得曹雪芹应该特别不喜欢赵姨娘,不然也不会总是让她出丑。曹雪芹的生活中应该有这么一个类似的人物,曾经带给年幼的曹雪芹伤害,不然曹雪芹没有必要去丑化这样一个存在感很低的小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