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山西新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贾府会有只见死人,不添新丁的怪现象?
红楼梦中贾府会有只见死人,不添新丁的怪现象?
2022-09-21

贾府是赫赫扬扬的国公府,一门双国公,还是有些气派的。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红楼梦》是个大悲剧,很多读者都发现,宁荣两府,从《红楼梦》一开头的“生齿日繁”的大家族,到葬礼一个一个地办,活人一个一个地死去,却几乎没有新生儿出生。

其实不光是贾家,金陵赫赫有名的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也没听见一个新生儿诞生的喜讯。

四大家族还没等到“呼啦啦似大厦倾”的时候,就开启了死人的节奏,这也真算咄咄怪事。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贾家从草莽时代奋斗,在天子脚下开门建府,还是一门两国公府,是非常不容易的。

经过几代人的发展,宁荣两府成为外人眼中的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子孙也开枝散叶。

在《红楼梦》开头,冷子兴说荣国府“生齿日繁”,虽然对于彼时的贾家是一个沉重的负担,但从另一方面,也写出贾家是人丁兴旺的状态。

既然《红楼梦》一开始贾家是人丁兴旺,那么,发生了什么,让宁荣两府,包括四大家族,都陷入“只见死人,不添新丁”的怪圈?

笔者认为,要真的读懂《红楼梦》,必须认清贾瑞这个人。贾家包括四大家族只见死人,不见新生命的恐怖原因,就在这个贾瑞身上。

假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是笑话,竟是绝命毒草。

贾瑞作为贾家的没落子弟,却不知轻重地觊觎荣国府赫赫扬扬的凤奶奶王熙凤,连一向平和的平儿都忍住不诅咒他道:“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没人伦的混账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

平儿咒他“不得好死”,只是过过嘴瘾,雷厉风行的王熙凤立马来了个“毒设相思局”,送这贾瑞上西天。

贾瑞父母早亡,他应该算贾代儒这一枝的独苗,贾瑞一死,贾代儒这一枝等于是死绝了。

贾瑞年纪轻轻,按照正常规律该娶个媳妇,传宗接代,但他却死了,而且没有给家里留下一丝血脉。贾瑞家实际正中了“年轻人早死,新生儿难见”的魔咒。

贾瑞为什么早夭?粗看是因为王熙凤对他狠下杀手,但真正原因,笔者认为就在他的名字里——贾瑞,谐音“假瑞”。

“瑞”,从字面上解释,有两层含义:一是“好兆头”,比如“瑞雪兆丰年”里的“瑞”,就取自此意。

细究贾瑞的死因,是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王熙凤是怎么设计的呢?

贾瑞一而再再而三地言语轻薄王熙凤,王熙凤没有正面呵斥,让他知难而退,而是采取了欲擒故纵,对贾瑞说:“正是呢,只盼个人来说话解解闷儿。”让贾瑞对她言听计从。

对贾瑞来说,王熙凤对他的允诺,就是好兆头:王熙凤本人不仅是个神仙妃子一样的美人,而且从种种行径上看,贾瑞之所以相中王熙凤,还有想通过王熙凤获得富贵的想头。

第十二回中,王熙凤假意对贾瑞示好,贾瑞就“由不得又往前凑了一凑,觑着眼看凤姐带的荷包,然后又问带着什么戒指……”

贾瑞认为的“好兆头”,只是“假瑞”,只是王熙凤让他“不得好死”而设的局。

王熙凤先是让贾瑞晚上上更后,在穿堂儿等她,王熙凤以和贾瑞私会为由,“把上夜的小厮们都放了假,两边门一关,再没别人了”,

结果贾瑞在大腊月里空等了一夜,原文写道:“现在是腊月天气,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

老言古语说:吃一堑长一智,但这贾瑞却上了一次当,还对“瑞”字深信不疑,“过后两日,得了空,便仍来找凤姐。

凤姐又设计让贾蓉等晚上堵住贾瑞,不仅写下欠条给贾蓉,还在寒冬腊月里被泼了一桶屎尿。

自此之后,贾瑞得了大病,直至死前,不改对王熙凤的痴心。

所以,贾瑞这一枝绝户的原因,就是因为贾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希望通过裙带关系,重新获得富贵。

四大家族的婴儿,都去了哪:亲骨肉变成乌眼鸡

贾家宁荣两府,辈分从上至下依次为:水字辈——如贾演,代字辈——如贾代化、文字辈——如贾政,玉字辈——比如贾珍、宝玉、贾瑞等。

贾瑞的“瑞”字,第二层意思非常有意思,是“古代作为凭证的玉器”。

也就是说,贾瑞是贾家第四辈——玉字辈的缩影。贾家及四大家族,走到以贾珍为首的玉字辈,便从钟鸣鼎盛之家、诗书翰墨之族,走到了末世。

末世时期的家族,出路在哪?

其实秦可卿在给王熙凤托梦时已经说得很清楚:“凡物可入官,这祭祀产业,连官也不入的。便败落下来,子孙回家读书务农,也有个退步。”

秦可卿的意思是,在富贵末世,就应该未雨绸缪,“将祖茔附近多置田庄、房舍、地亩……将家塾亦设于此……”做好顺势败下去的准备。

但贾瑞不这样想,他在爷爷掌管的家塾中,不正自身,反而拉帮结派,图谋银钱酒肉的富贵,带坏家族子弟。

闹学堂一回,贾瑞挑唆宝玉、金荣等闹学堂,贾家家塾瞬间成为家族子弟窝里斗的现场,宝玉帮秦钟,贾蔷挑唆茗烟闹金荣,贾兰作壁上观,眼看着亲叔叔宝玉挨打,自己不帮忙,反劝着他的好朋友贾菌“好兄弟,不与咱们相干”。

贾瑞等玉字辈在祖业凋零时,不是奋发图强,也不是安守本分,而是攀附权贵,以期获得富贵,富贵心搅动起学堂子弟的窝里斗。

而窝里斗,正是贾家及四大家族子孙凋零的原因。

纵观四大家族为啥没有新生儿,无不源于窝里斗:

王熙凤自从生下巧姐儿后,怀了一个男婴,都六七个月大了,但王熙凤为了保住自己的管家位置,不被王夫人剥夺,怀着身孕超负荷工作,生生把一个男婴小产了。

自此之后,王熙凤就有了“雪山崩”的前兆,再不会怀孕。

王熙凤没有生出嫡长子,为了保住自己的富贵,她把贾琏娶的尤二姐,设计弄小产,一个未成形的男胎,随着尤二姐吞金自尽,胎死腹中。

宝玉虽未娶亲,但他房中却有几个屋里人,和他有云雨之情,种种迹象显示,袭人曾怀过孕,不过打掉了,这点在笔者红楼系列解读文章《袭人跟了宝玉多年,没有孕育子嗣?李嬷嬷骂狐媚子,并非空穴来风》中也有解释,但最终在贾母和王夫人的斗法中,被打掉了。

薛蟠房中本来有个香菱,但原文说香菱“虽在薛蟠房中几年,皆由血分中有病,是以并无胎孕”。

香菱血分中的病是什么?实际王熙凤得了雪山崩,就是血分中的病,是堕胎造成的。

香菱为何要打胎?无非是薛姨妈为了给儿子薛蟠攀一门富贵亲戚,不允许香菱在嫡妻进门前怀孕罢了。

四大家族的女子不能孕育子嗣,不是年轻主子身体有毛病,而是窝里斗让新生儿诞生困难重重。

秦可卿:烈火烹油,是末世家族不断死人的漩涡。

秦可卿当日托梦给王熙凤,说要让王熙凤为家族自然败落早做打算,并且告诫道:“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日后,终非长策。眼见不日又有一件非常喜事,真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此时若不早为虑后,临期只恐后悔无益。”

本来贾家处于冷子兴说的“消疏了”的状态,自然败下去也就是,但贾家却偏偏如贾瑞一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希望攀附富贵之家,屡屡骚扰如王熙凤一样的权贵。

贾瑞迎来了王熙凤对他的假意许诺,他就看到了王熙凤的荷包和戒指,结果遭到了灭顶之灾——呜呼死了。

而秦可卿所说的烈火烹油的喜事,实际也是权贵给贾家设的一个局,让贾家以假当真,真的以为是无上富贵降临。

从后来的情节看,这烈火烹油的喜事,就是元春封妃。元春封妃,实际是皇家抛给贾家的一个假的封号,所以元春是“贾贵妃”——假贵妃,但贾家却拿着鸡毛当令箭,非但没有等来宫中的赏赐,却花干了自家腰包建了大观园,贾家子孙也因为皇家的假意赏赐而肆无忌惮,王熙凤就说“告我们谋反”也不相干,最终贾家葬礼一场接着一场办。四大家族也因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分崩离析。

试想,如果贾家能够认清现实,不把黛玉带过来的嫁妆建大观园,攀附皇家富贵,而是安心地在祖茔附近买田置地,安心办私塾培养子孙,把黛玉娶进家门,传授清贵之家的家风,黛玉住的潇湘馆,就真的成了贾家有凤来仪的地方,带领贾家走出别样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