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山西新华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邢夫人为何不被贾母喜欢?她是何地位?
红楼梦中邢夫人为何不被贾母喜欢?她是何地位?
2022-10-01

邢夫人,红楼梦中的人物,贾赦续弦妻子。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

邢夫人因为是续弦的身份,再加上娘家出身不高,比不得弟媳妇王夫人出身于四大家族的王家,在管家权力之争上,她输给了王夫人。但邢夫人没有当上管家太太,她不觉得是自己身份的问题,相反她认为自己是长房媳妇,这个家应该长房管,而婆婆却偏心让小儿媳妇管家。

难得的是丈夫贾赦也认为母亲偏心,把管家的权力给了弟弟贾政夫妻俩,原本想要在母亲面前为自己争辩下,母亲却安排了贾琏夫妻俩帮助管家,表面上看这样安排既妥当又公平,贾赦也不好再说什么,何况那个社会以孝为主,贾赦不敢担不孝的罪名,不敢当众找母亲为自己争辩。

丈夫不敢当面问自己的母亲,邢夫人是儿媳妇,更不敢当面问自己的婆婆贾母,心里对弟媳妇王夫人管家虽有意见,也不敢在婆婆贾母面前表现出来。

一、邢夫人没有子嗣,以顺从贾赦自保,不被婆婆贾母喜欢。

贾母见无人,方说道:"我听见你替你老爷说媒来了。你倒也是三从四德,只是这贤惠也太过了!你们如今也是孙子儿子满眼了,你还怕他,劝两句都使不得,还由着哪憷弦远?"邢夫人满面通红,回道:"我劝过几次不依。老太太还有什么不知道呢,我也是不得已儿。"贾母道:"他逼着你杀人,你也杀去?

从这段话来看,贾母非常不喜欢邢夫人这个大儿媳妇。在贾母看来,邢夫人在自己面前不过是应景,她因为没有子嗣,在府里以顺从贾赦自保。替贾赦求娶鸳鸯,也是邢夫人顺从贾赦自保的其中一个表现,连她的儿媳妇和婆婆都看不下去了。

王熙凤从邢夫人口里知道公公贾赦要纳鸳鸯做妾这件事后,还曾劝邢夫人要多劝劝老爷子。谁知愚蠢的邢夫人,认为王熙凤不但不帮忙,还扯上这几车的闲话。好在王熙凤是个高情商的女人,知道婆婆邢夫人不听劝后,故意又说了一些让邢夫人宽心的话,虽然这些话不是真心话,但邢夫人却觉得还正常。

如今又听邢夫人如此的话,便知他又弄左性,劝了不中用,连忙陪笑说道:"太太这话说得极是。我能活了多大,知道什么轻重?想来父母跟前,别说一个丫头,就是那么大的活宝贝,不给老爷给谁?

邢夫人听见儿媳妇说这些话,果然很宽心。事实上,这只是王熙凤的迂回战略,并不是真心话,倒是邢夫人这个婆婆喜欢听假话,不愿意听真话。这也是贾母不喜欢邢夫人这个大儿媳妇的其中一个原因。

贾母不喜欢大儿媳妇邢夫人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邢夫人太贪婪,又非常吝啬,一旦钱到了她的手中,很难再拿出来。这也是贾母不愿意让邢夫人管家的真正原因,如果真让邢夫人管家,估计用不了几年,贾母的家当就没有了。

二、那个想分家的诰命夫人,因害怕婆婆贾母,最终难圆分家梦。

先不过是告那边的奴才,后来渐次告到凤姐"只哄着老太太喜欢了他好就中作威作福,辖治着琏二爷,调唆二太太,把这边的正经太太倒不放在心上。"后来又告到王夫人,说:"老太太不喜欢太太,都是二太太和琏二奶奶调唆的。"邢夫人纵是铁心铜胆的人,妇女家中不免生些嫌隙之心,近日因此着实恶绝凤姐。今听了如此一篇话,也不说长短。

这是红楼梦第七十一回中的一段文字,从中不难看出,邢夫人因为婆婆贾母不喜欢自己,心中原本就有气,再加上南安太妃来,贾母只安排了探春去见,忽略了长房的迎春,让邢夫人心里不痛快。听到这些奴才说,都是琏二奶奶和王夫人挑唆的,心中更是厌恶儿媳妇王熙凤和弟媳妇王夫人。

提到王夫人,邢夫人就会想到分家的事。古代一般都是长房媳妇管家,很少有小儿媳妇管家的,在邢夫人看来,王夫人管家是个例外,也说明婆婆贾母的偏心。邢夫人认为自己的丈夫贾赦是世袭一等将军,自己也是个三品诰命夫人,如今却被五品的弟媳妇压了一头,心中着实郁闷。

在身边奴才的挑唆下,邢夫人只能拿儿媳妇王熙凤出气。在那个以孝治天下的时代,即便是邢夫人出身不如自己高贵,王熙凤也不敢当众顶撞婆婆邢夫人,更不敢在婆婆邢夫人面前无礼。

其实,邢夫人之所以拿王熙凤出气,一方面是邢夫人觉得王熙凤这个儿媳妇比她这个婆婆还风光得宠,从心里嫉妒王熙凤,只能找茬拿她出气。另一方面,她对婆婆贾母安排弟媳妇王夫人管家不满,她有心争这个管家权,最后也败给了现实。无奈邢夫人和贾赦就生出了分家的念头,只是外面不好带出来。

在中秋节的那次,贾赦就曾借讲故事表达对母亲偏心的不满,后来他还当众拍着贾环的肩膀说:“以后就这么做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很多人看到这一段的时候,觉得这句话是贾赦的口误,实际上却不是,而是作者的有意安排。贾赦对母亲安排弟弟夫妻俩管家十分不满,因不敢当众质问母亲,只得借夸赞贾环转移话题,目的就是发泄对母亲偏心的不满。

事实上,贾赦让邢夫人帮自己纳鸳鸯为妾,也是在为分家做准备。在贾赦夫妻俩看来,鸳鸯掌管着贾母的全部财物,一旦鸳鸯给贾赦做妾,将来贾母去世了,分家的时候,这些东西大部分都可以归长房所有。贾赦夫妻俩的心思,贾母一眼都看透了,所以才借东骂西。当然也不忘记借此机会敲打下小儿媳妇王夫人,让她不要学邢夫人耍心眼,惦记自己的财产。

王夫人做事比较沉稳,当然涉及到她底线的事除外,如宝玉和贾政的事。贾母对她办事还是放心的,只是看到大儿子夫妻俩借着纳鸳鸯为妾的机会,要提前下手控制自己的财产,将来分家的时候好多分一些,非常心寒,对小儿媳妇也多了一份戒心。其实,贾母是个非常精明的老太太,她一眼就看透了大儿子夫妻俩的心思,却没有点破,而是给他们留了体面,也给自己留了一份念想。

其实,贾母猜测得也不差,邢夫人心里早就有了分家的意思,只是碍于贾母的厉害,她害怕这个婆婆,不敢提,贾母这个婆婆在,邢夫人的分家梦就难圆。她唯一盼的就是贾母将来年纪大了归了西,她才有机会以长房媳妇的身份,要求分家,到那时长房就贾琏一个儿子,管家的权力自然就落到自己手里。

当然,邢夫人深知,贾母在一天,这个家就没法分,她的分家梦就难圆。她当时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持好世家媳妇该有的那种风范,在等待中处处给弟媳妇王夫人使绊子,抄检大观园虽然表面上邢夫人保持了世家媳妇该有的那种风范,实际上这次抄检活动却是邢夫人和王夫人两房媳妇之间的较量,更是管家权力争夺的博弈。